您的位置: 首页 >  卞随曰 >  正文内容

最后的放纵_经典文章

来源:古地磁极网    时间:2020-10-16




  明天,林帆就要结婚了。几天前,他把自己将要结婚的消息告知了前女友文雪,问她愿不愿意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如果愿意的话,他马上去接她。接下来这几天他一直心心念念的盼着能收她的回复,愿或者不愿,都可以。直到前天晚上,还是没等到一丝回音,他决定去找她,或许是为了弥补之前的遗憾,亦或只是去看看她。一夜未眠,熬到凌晨六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给家人留下一张纸条说是有事要办,便义无反顾的踏上了从北到南的征程,就当是尘埃落定之前最后的放纵吧,他这样想着。早上九点出发,十点到北京中转,下午七点到了文雪所在的城市。双脚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满满的激动从脚底直冲上头顶。这座灯火通明的城市,让他既陌生又熟悉。万家灯火,化得了湿寒,驱得了黑暗,却始终无法扫去他心头那股浓浓的酸涩。那年,林帆16岁,文雪15岁。他们是在QQ上认识的,一个叫云中赤子,一个叫雪上红梅,他们都是学生。两个人年纪相仿,又在最好的年纪,没几天就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学习压力大,两个人总能相互安慰,陪伴,依偎着取暖。林帆之前有过很多女朋友,但是能像现在这样动心的,这是第一个。她的身影,总是萦绕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这本来是件好事,但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各种麻烦事就喜欢给你飞来凌空一脚。林帆是学校的尖子生,父母老师都对他有很高的期许,要让他考进名牌大学,为家里和学校争光。加上已经升高三了,轮番的找他谈话,让他以学业为重,影响学习的事情都要一律杜绝。林帆嗯嗯啊啊的点头应和着,心里却不这样想,精明如她们怎么会看不出他是在敷衍,却也不说破,只是林帆身边悄然多出了两个探子,一个是他的前女友李涵,另一个是他的好哥们儿杨浩。他们都在同一个班级,杨浩还是同一个宿舍的室友。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他都被蒙在鼓里。家里把他的手机没收了,当然学小儿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校也不让带。他把他妈给的饭钱省下偷偷买了部手机,为了能继续和远隔千里的她在一起。两人之间的感情进展飞快,她总是那么与众不同,总有用不完的妙招在他不开心的时候让他立马开心起来。每次想到她,嘴角总会忍不住微微上扬。他知道,她是懂他的。他爱她,爱这个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女孩,虽然她有时很笨。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冬季,学校放寒假了。每当下雪的时候,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他总会给她视频录下这一幕,她极喜欢雪,也许是生在南方的缘故吧。雪厚的时候,他会给她弄个胖乎乎的雪人,再捏一个笨拙的小熊,虽然样子很丑,但她总是很喜欢。在家里,他妈总是喜欢盯着他,老是不敲门就突然闪进来,说是监督他的功课。他就把一本厚厚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中间扣了个洞,把手机藏进去。把门上合页的螺丝拧松,这样每次开关门都会有响声。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做的天衣无缝,心里还沾沾自喜。却不成想他妈已经把他们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春节过后,朋友相邀去看灯展,但也没抱什么希望,他可是个宅男,像这种不鲜见的事情他根本没什么兴趣,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他竟然欣然应邀,无比爽快,甚至比他们还要激动。恋爱中的男女,总是想把有趣的事情分享给对方,她没看过这北国的灯展,应该会喜欢的吧。他拍了很多照片、视频给她看,她果然甚是欣喜,隔着屏幕他都能想象到她此刻笑起来的样子有多美,定是美的不可方物。这一晚玩了很久,直到深夜他才乐呵呵的回了家,却不想前面等着他的是怎样的一幕……走到小区楼下,看到家里的灯还亮着,他就知道老妈一定在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回去,他有几分愧疚,责怪起自己玩的忘乎以致于忘记了时间。推门进去,他妈果然坐在沙发上等他,他爸也在,脸色阴沉。前面茶几上放了一本厚厚的书,平摊着,上面有一个能容纳手机的大洞,吞噬了他所有的情绪,喜悦,甜蜜,满足,与愧疚。他妈冷冷的看着他,说:“你就打算和癫痫病吃什么药好她一直这么下去吗?”。下一秒,空气静的出奇,潜意识里很明确的告诉他,这个她,指的是文雪。他不知道要如何解释眼前这一切,沉默了许久,只答:“我保证不会影响学习的”。他妈说:“不要自作聪明,如果影响了成绩,你考虑清楚后果。”他低低的嗯了一声。高三学业繁重,没过几天就开学了。整个高三年级的楼道里都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息,教室里更为严重,所有人都拼了命的学习,上下课的铃声已经几乎起不到什么效果,上厕所都跟百米冲刺一样,中午吃饭也是将就着垫吧两口就回到教室,只有各科老师跟登台唱戏的角儿似得换来换去,你方唱罢我登场。校园里这群人跟黑压压的蚂蚁一样,凌晨和晚上在两点一线间急行军。早上五点半早读,晚上十点下晚自习,回去急冲冲的洗漱完毕还要避着宿管阿姨蒙在被子里挑灯夜战。林帆却不一样,白天不带手机,文雪是理解的,毕竟是在特殊时期。晚上下了自习回来就扑到床上先拿起手机上线,她一定等了很久了,他总是给她讲学校的事情,虽然每天的内容都是一样重复,上了发条似得过着这种枯燥无味的生活,她也乐的听。他总是赶在熄灯前十分钟跑去洗漱,哄她睡着之后再打开台灯读书,直到夜里三点,休息一个小时之后醒来趴在被窝里蹭着台灯记单词。到宿舍此起彼伏的闹铃声响起,就该洗漱去教室早读了。春雨潇潇,万物复苏。学校道路两旁干枯的柳树抽出新枝,吐露了新芽。白的、粉的桃花杏花也开了,默不作声地装点着这座看起来活生生却又死气沉沉的校园。忙碌的日子还在继续,随着教室前面小黑板上不断减少的倒计时,这种紧张更为尤甚,压抑的喘不过气来。春去夏至,已临近高考。学校请来心理医生来学校给高三学生做心理疏导,各班主任也严密关切学生的生理和心理健康。班级里传来传去大大小小的笔记本,留言纪念往昔,感怀当下,期盼未来,互道珍重。6月7日,高考第一天,天气阴沉沉的。文雪早早的发来消息,让他不要紧张,好好考试,承德治疗癫痫一定能考出理想的成绩。上午刚从考场出来,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淋着雨吃完饭跑回宿舍,洗了个冷水澡。当时并无觉得有什么不妥,他小时候身体不好,后来学了几年的武术,身体已好转许多,但是这长达半年几乎日夜无眠的奋战,他的身体已不如往日。下午考数学就觉得不太舒服,脑袋胀胀的,发热。第二天考英语,浑身发冷,卷面上的字母跟蚂蚁一样乱爬,层层叠叠的晃着,带着虚影。考试还未结束,林帆已经知道,这次彻底完了。他已经告诉文雪他考的不好,文雪一个劲的安慰他,想劝他复读一年,来年二战。但是文雪并不知道,他忧心的不止这一点。成绩出来之后确实很差,不出所料。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无意中得知文雪并不是学生,而是在外地打工,文雪哭着承认了,要和他分手。这件事情被林帆他妈知道了,本来就一直认为儿子没考好是因为文雪,现在更是觉得两人相差太大,要让林帆跟文雪分手,集中精力补习一年,来年再考一次。林帆一边应付着他妈,一边哄着文雪,另外成绩也考的很差,再加上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好,很快就病倒了。也就是住院这段时间,他妈没有过分干涉他们两人的事情。林帆并没有将***话放在心上,依旧和文雪如胶似漆,晚上陪护他的家人走了之后两人总要通上两个小时的电话,小日子过得也还算惬意。为了继续治疗,最后决定不去复读,选了一个所在地南方的省会城市去读大学。他本以为这就解放了,满怀期待,制定了很多计划,想象过很多种他们见面时的情形,他想去看她。后来他妈说是要照顾他,把他的计划彻底打乱了。好不容易熬到他妈回去,他妹妹又来照顾他,甚至又在次年也来这个城市上大学,这让他始终没有机会实施他的计划,只是每日通通电话,陪伴着,仿佛就在身边。文雪一直怪他不去看她。大二暑假,家里让他跟李涵订婚,他做了很多抗争。婚没订,但是也没为文雪争取到什么,他不知道,这是他唯一一次有机会去看她,却错过了。文雪的家人催她昆明市癫痫病权威医院是哪里结婚逼她相亲,但是她一直傻傻的等着,她心中的白马王子能给她一个承诺,去娶她。她等了他一年又一年,等到两人分手。分手后的两人,像两个浑身长满尖刺的刺猬,进一步是遍体鳞伤,退一步是天涯路远。她大概是不抱有什么希望了吧,跟他说,她要跟一个本地的男生结婚了。她结婚那天,删除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林帆翻着那本厚厚的相册,听着之前的通话录音,足足有几千条,回忆着他们那些美好的点点滴滴,一遍又一遍的写着她的名字,不断地抄写他们曾经说过的话、曾经的海誓山盟,写了一摞,但是并没有什么用。林帆辞去所有工作,回了家。每天消极度日,也不说话,变得焦躁,抑郁。家里给林帆安排婚事,还没说是谁,他就应下了。既然不会是你,是谁都无所谓。在这个城市逗留了一晚,次日出去探寻,茫茫人海中就算无法相遇,也有她曾经走过的足迹吧。下午八点回到家,家里已乱成一团,怕他就这样离开,不管明天,不顾将来。他默默地回到房间,翻着床头上那本厚厚的相册,每一页都是她,真美。“你已为人妻,我将为人夫。以后的日子,愿他能终其一生去宠你,爱你。我也会好好待她,把对你的思念深埋在心底。”  他自言自语。清晨起来,外面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下雪了。林帆望着窗外,毫无波动的内心在这一刻变得鲜活起来,大概是天意吧。如果文雪能看到的话,她一定很开心吧,毕竟她那么喜欢。他急忙跑下楼去,揉了几个雪团,捏了许久,任凭雪花凌乱的洒在头上,飘进脖子里。掏出手机像是要拍照,犹疑了一下,又放回了兜里。待他走后,可以看到他身后亭子的台阶上,放着两个雪白的物件,一个胖乎乎的雪人,还有一个笨拙的小熊,样子很丑。他不知道的是,在千里之外的一栋二层小楼里,一个穿着洁白婚纱的南方女孩正望着遥远的北方,泪流满面,旁边手机屏幕亮着,显示着两条消息。“我初十要结婚了,你来吗?”“来的话,我去接你。”

© zw.ajnfn.com  古地磁极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