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道无问 >  正文内容

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陪你到夕阳西下_故事

来源:古地磁极网    时间:2020-10-16




  一、不想去的南念

  从南念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在南念奔忙了一天,苏叶倍感身心疲惫。南念是当地有名的商业繁茂之城,南念城处于东西铁路和南北水路的交汇之地,城内遍地楼房,商铺林立,城边码头纵横交错,千帆竞发。受南念城有名的富商邀请,苏叶前去参加了在南念城商贾中心举办的新一届会长及领导班子的授命仪式。从苏叶所居住的北思城出发,要绕过三四座城市才能到达南念。苏叶早上早早的就离开家里,步行了大概三四里路赶到最近的码头,然后乘坐前来接他的船离开北思城顺江而下。南念城商贾中心的主事原本打算派车到苏叶的家中,但被苏叶婉谢。

  苏叶不是一个十分喜欢热闹的人,像很多爱好文学,一生以文字为友的人一样,爱好山水田野、老巷古镇,喜欢自由闲适、宁静致远。当然了,苏叶之所以这样也并仅仅只是因为文人的共性,他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所以商业活动刚刚结束,苏叶就迫不及待的拜别了主事和各位到场的有名望的人。离开商贾中心,苏叶没有急着乘车离去,而是放慢脚步步行出了南念城。苏叶不仅是步行,还专门挑僻静的小巷绕道而行。一路的小摊小贩,一路的灰砖素瓦,一路的落寞的繁华。巷子边缘的小摊虽说是小,但货物却也是琳琅满目。香气逼人的特色小吃,简约时尚的服装布料,精雕细琢的精美饰品,圆润光滑的珠玉宝石以及无法掩盖的透着几百年文化历史的画店茶庄。

  苏叶在首饰店挑了一件首饰,说不上是好是坏,他只是看着觉得很美,觉得适合某些人佩戴,然后就掏钱买了下来。苏叶没有要饰品包装,店老板试图推荐一款做工精湛的木制饰品盒,但苏叶直接就将首饰放进了自己的外衣口袋。眼看就要出南念城,举目望去梦呓码头离此地已不到一里地,可以看见码头上忙碌的工人和上上下下的乘船的人。苏叶想着,走了几个钟头,已经是口干舌燥,正好抬头就是一家茶馆,索性先喝杯碧螺春再启程,反正也不着急。

  茶馆有一个很文艺的名字“念茶庄”,说来也算不上什么别出心裁,可能就是“南念茶庄”去掉了一个“南”字,估计是觉得“南”和“难”同音,听起来不吉利吧。不过不得不说,茶庄主人确实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无论是偶然所作还是精心设计,这个名字和这个茶庄都该是引人入胜。苏叶在店外停留了一会儿,想看清楚牌匾上的落款,“乾隆六年记”,看来此处确有先贤的足迹,而且算起来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难怪如此激荡人心。店里的伙计看见门外有人驻足就上前招待,苏叶走进茶庄在靠近窗子的地方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一杯碧螺春,谢谢!”

  “好的,请您稍等,马上就给您泡好。”伙计满脸微笑,说话规规矩矩,十分礼貌。这也难怪,在历史如此悠久的店铺里工作,别说是工资有多少,即使是没有工资全是免费义务的工作,说出去那也是一件十分得体的事情。

#p#副标题#e#  二、念茶庄的陌生人

  “江南,给7号桌的先生沏一杯碧螺春茶,上好的。”店前的老板向屋内喊道。

  “好的,碧螺春是吗?好。”室内有人回道,声音很小,弱到苏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叶根本没有注意到店老板是在和谁说话。

  “江南…”这个名字苏叶再熟悉不过,那不是一片土地的代名词,更不是文人墨客所追寻的梦,那是一个人的名字,一个女孩的名字。是呀,苏叶怎么可能忘记了?那种仿佛是刻入骨髓的名字,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会至死难忘。

  谁都有一段难以释怀的过去,从呱呱坠地只能用哭声央求母亲的呵护到长大成人能够独立承担一份责任,这期间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风风雨雨。所谓的文采永远都是痛苦和苦难的升华,所谓的成长永远都是泪水和汗水的沉淀。

  “苏叶!你怎么会在这?!”苏叶抬头望去,一名端着茶水的女服务员正惊讶的看着自己。

  “江南。”苏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叶,你怎么在这里呀?你不是在上大学吗?”女子快步走到7号桌前,放下茶水,然后在苏叶对面也坐了下来。

  “两年前就已经毕业了,今天有事来了一趟南念,现在事情办完了,正打算回…去了。”苏叶差点把“回去”说成了“回家”。“你怎么会在这里?算起来,我们已经有5年没见了,岁月正是不饶人啦。”

  “我利用空闲时间在这里打点杂,挣点零花钱。你还是那么有文采。”女子笑道,“有那么长时间吗?我还以为只有两三年呢!没想到都已经过去六年了,我们最后一次遇见还是高中毕业后的第一年,那是在同学聚会上吧。”

  “是呀,你爸爸妈妈都还好吗?”苏叶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江南的母亲一直在患病。

  “妈妈在我高中毕业的第二年就已经去世了,爸爸身体还很健朗,现在呆在老家。”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的母亲……节哀顺变。”

  “没事儿,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早忘了。”女子若有所思的说道。

  “江南,你男朋友来了。”门外的伙计突然喊道。

  “男朋友?”苏叶感到有些吃惊,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江南还是一个羞涩的小女孩了,没想到变化这么大。不过苏叶在仔细想想,觉得也没有什么的大惊小怪的,分别一天都可能有变化,更何况是5年多了。

  “苏叶,苏叶!”江南疑惑的叫道。

  “哦,”苏叶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来,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向这边走来,江南迎了上去。

  “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苏叶,大才子了!”江南说道,“这位是我的男朋友。”

  “朋友?男朋友?”苏叶听着总感觉的怪怪的,他也感觉到了江南有些犹豫。

  “你就是江南经常提到的那个苏叶呀,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难怪江南总是提及你还把你当做学习的榜样。”江南的男朋友看了看苏叶说道。

  “哪里哪里,先生过奖了,苏叶再有能耐也只不过是一介农夫,哪能和光明银行的经理相比了?”苏叶注意到了江南男朋友胸前的那支金色的钢笔,这种笔在此地只有光明银行的经理才配有。苏叶的一位大学同学也在光明银行工作,他曾经到这位同学家做家教的时候见过这种笔,他当时出于好奇还询问了笔的具体情况。再者,就算是安阳市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傻子,也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p#副标题#e#  三、拜别梦呓码头

  “光海,”江南喊这个名字的时候吧“海”字拖得很长,仿佛是在哀求着神门似的。

  “我和江南还有些事情要做,我们就不打扰苏先生的雅兴了。”江南的男朋友说完就拉着江南出了茶庄,“老板,苏先生的茶水钱记我账上。”

  “好嘞,”店老板回道。

  苏叶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完全没有了兴趣。几杯茶水下肚,顿觉凉快了许多,不愧是百年老店,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配方又采用了什么特别的处理工序。如果是往常,遇到这样的老店,苏叶一定会好好的品茶玩赏一番,但今天不行,一来是没了先前的兴致,二来天色已晚而且回家的路程颇远,耽误的时间太长不是上策。苏叶放了几块钱在茶桌上,然后提着自己的包出了茶庄。

  从茶庄到梦呓码头不到一里地,苏叶走到码头的时候正好碰上即将离开的船只。苏叶胡乱的和船家说了几句,然后就跳上船板。南念的梦呓码头和这座城市的历史一样悠久,码头旁的碑文还是乾隆三年刻下的,说起来比苏叶之前到过的茶庄的历史还要厚重。战争年代里这里曾一度是整个城市的生命补给线,从这里不知道运进过多少粮食和燃料也因此拯救了数以万计的当地百姓。

  苏叶站在船头,看河岸两旁的楼房不断向身后移动。岸边的小镇上还有许多女子在浅滩捶打衣服或是嬉戏打闹,随风飘扬的柳絮和晾晒在竹竿上的的白床单像是要将大河与古镇分割开来。船内坐着一对年轻夫妻,看样子像是新婚不久,妻子紧紧地抱着丈夫的右臂,而丈夫的脸上却泛着红晕。大概是回娘家吧,又或者已经回了娘家现在是打算回婆家。苏叶在心里为小两口送去了祝福,人这一生想要找到一个对的人谈何容易,而一生都懂得珍惜对的人的又是凤毛麟角。都说夫妻因为彼此相爱而走在一起的概率还不到十分之一,大多数人都是浑浑噩噩,模模糊糊的做了感情的奴隶和牺牲品。苏叶站累了也回到船内寻了个座位坐下,江水粼粼,广阔的江面帆船点点。

  北思城最靠近苏叶所居住的地方的码头是林夕码头,像南念城的梦呓码头一样,北思城的林夕码头也屹立于河岸几百年了。但码头究竟建于何时,由何人所建,北思城没有一个人知道。林夕码头上没有立碑刻文,迄今为止也没有像样的楼房。恢弘的江边,百米之内就只有一座码头,别无他物。苏叶乘坐的船只到达林夕码头的时候已经是几个钟头以后的事,苏叶从船内出来跳下船板,炙热的阳光已经变得十分温柔。眼看就要天黑,苏叶还有事情要做,便赶到几百米外的小集市上取了车,驾车匆匆离开江岸。

  “回来了。”徐霞听见汽车的声音就赶紧从屋里走了出来。

  “嗯嗯,今天回来的有点晚。”苏叶将车停在门旁,然后径直向徐霞走了过去。

  “这也难怪,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确实是很费时间。”徐霞微笑道,“今天一定很累吧,是不是又徒步走了很长的路呀?屋里已经沏了一杯茶,来,赶紧进屋解解渴。”

  “好。”苏叶笑道。

#p#副标题#e#  四、江边小屋后的夕阳

  “来,试试,癫痫病有治吗看看味道怎么样?”徐霞倒了一杯茶递给苏叶,苏叶将包放在桌上接过徐霞手中的茶杯。徐霞将茶递给苏叶之后,从桌上拿起了包,将包送到了书房。

  苏叶将茶杯送到鼻前闻了闻,喝了一小口,然后闭上眼慢慢咀嚼。过了一会儿,苏叶又将茶杯送到鼻前闻了闻,然后又喝了一口。

  “怎么样?还行么?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制作的茶叶,也不知道这茶合不合你的胃口。”徐霞有些紧张。

  “不错不错,第一次制作茶能做到这种水平,相当有天赋。”苏叶起初似乎很陶醉,但突然严肃了起来,“只是……”

  “只是什么?是不是很难喝?我下次一定会努力的。”徐霞有些失落,没想到自己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制作,结果还是没有制成令苏叶满意的茶。

  “不是说你的制作的茶不好,”苏叶注意到了徐霞的变化,“只是,我不是给你说过吗?像收拾屋子这种事由我或者让大娘来做,你怎么这么不听话?累坏了身子怎么办?我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伯父伯母交代。”

  “没有那么严重,我只是看书看累了想运动一下,医生不是也说了嘛,让我多运动运动。”徐霞心里感觉特别温暖。

  “算了,说不过你,下次记得注意。”

  “嗯嗯,知道了。”徐霞将扔在桌子上的抹布收拾了一下,又为苏叶添了一杯茶。

  “回梦,”苏叶起身来到窗前,伸手打开了窗子。(苏叶给徐霞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徐回梦”,苏叶更喜欢叫回梦,而不是徐霞。)

  “嗯?有事么?”徐霞像窗外望去,她以为是家里来了什么客人。

  “今天天气不错,走,我们出去看看夕阳。”苏叶回头对徐霞说道。

  “好呀。”徐霞高兴地回道,“你稍等一下,我先去给大娘说一声,以免她等一下到处找我。”

  “嗯嗯。”徐霞出去之后,苏叶到徐霞的房中为徐霞取了一件大衣带上,然后出了院子,关了房门。

  苏叶扶着徐霞上了车,然后开着车离开了住所。苏叶住的地方屋前是一条小车道,周围基本上没有其他居民。住所内居住的人,除了徐霞和苏叶之外就只剩下出钱雇来帮忙做家务的一位大娘。当然了,家里虽然人不多,但各种动物还是有很多的,像花猫白犬、小鸡小鸭、鹦鹉白鸽什么的都有,主要是怕徐霞一个人自己在家太孤独。房子的背后是一座并不是很高的山丘,绕过山丘就是一处方圆几百公里的草原,说是草原,其实也不然,只是一个山间坝子,里面基本上没人定居,平时都是用来畜养牲畜的。平原东西两侧的山丘比苏叶家后的山丘还要低平,所以太阳的升落完全可以做到一览无余。苏叶开着车很快就绕过了山丘进入了平原,苏叶将车停在山脚,自己扶着徐霞走进了草原。

  西边的太阳已经快到了山头,绚烂的余晖肆意的点染着辽阔的天空,地上的杂草随风倾斜,时而左摇,时而右晃,抖落掉尖头的落叶。天边的闲云变幻莫测,时而合拢,时而舒展,伴随着淡淡的黄晕引人遐想。

  “今天的夕阳可真美呢,真没想到在夕阳中沐浴阳光会如此的富有情趣。”徐霞望着远方的天空说道。

南宁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怎么,你以前没有欣赏过夕阳?”苏叶找了个比较平整的地方,扶徐霞坐下。

  “怎么会呢,”徐霞笑道,“只是以前没有此时此刻的心境罢了。真是难得的闲适呀。以后我要是死了,就要把我的身体埋在这里。在这里,既可以邂逅美丽的夕阳,保留一点最温暖的记忆,也可以守候自己最珍惜的人。”

#p#副标题#e#  五、回梦的故事

  “回梦,好好的,干嘛提这些,呸呸呸,不吉利。”苏叶明白徐霞的意思,他相信徐霞肯定也明白自己的内心。

  苏叶和江南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徐霞则是苏叶后来认识的。徐霞知道苏叶一直爱着江南,知道苏叶曾经为了江南也奋不顾身过。她本应该恨江南和苏叶,但她始终下不了这样的决心。江南没有错,只是她的性格太高傲,她永远你不会知道曾经有那样一个男孩默默地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她甚至都不会知道她苏叶给她辅导作业不仅仅是因为“同学该互相帮助”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更别说她每个月从老师那里领的生活费补助都是苏叶自己利用假期打工挣得的这件事了。

  苏叶也没有错,苏叶为了自己付出了那么多。虽然徐霞知道,苏叶之所以答应照顾自己,全是因为自己父母临终前的托付。但苏叶为了自己放弃了很多,放弃了在城里居住的机会,放弃了自己最初的爱情,放弃了原本想要实现的梦想。徐霞还有什么理由去责怪他人了?徐霞自己非常清楚自己的状况,自己所剩的时日并不多了,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能有自己最珍惜的人陪在自己的身旁,自己还想要奢求什么了!

  “苏叶,我很开心,真的。我这一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徐霞靠在苏叶的肩上,“你知道,能够一生不留下任何遗憾的人并不是很多,谢谢你让我成为这样一个为数不多的人。”

  “我们不是说好一起来看夕阳的吗?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你什么也都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你到夕阳西下。”苏叶说着从外衣口袋里将自己在南念城里挑的首饰拿了出来,“来,我给你戴上,看合不合适。这是我从南念回来的时候专门为你挑的一个,我不懂玉器,只是觉得你应该会喜欢就买了下来。”

  “很漂亮,谢谢,我很喜欢,真的。”徐霞望着手腕上的玉镯,眼里噙着泪水。

  原本空旷的草原上满是回家的牛羊,牧羊犬摇着脖子上的铃铛在前面活蹦乱跳,扎着小辫子的女孩跟在大人的身后学着大人的做法,飞舞着羊鞭,喊着口哨,驱赶着羊群。放眼望去,满地的杂草,零星点缀的野花,随意丢落的石块,还有地面参差不齐的微小的起伏。

  苏叶把徐霞留在原地,自己返回车内为徐霞取来大衣。夕阳已经越过了西边矮矮的山头,现在仅剩下余晖。江边刮起的风,原本带着一丝暖意,翻过山丘却也变得冷的彻骨。苏叶为徐霞披上大衣,目送着最后一抹夕阳隐进海平面之下。风过处,花也微凉;梦醒时,叶也离欢。几缕炊烟大雁一样的升起,几只大雁炊烟一样的滑落。无名的歌声起于逝水之湄,铭记的记忆落于缺月之滨。

  苏叶扶着徐霞回到车内,关了车门,开着车渐渐地消失在草原微凉的夜色里。

© zw.ajnfn.com  古地磁极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