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蜜芙蓉 >  正文内容

苦情花儿开(八)

来源:古地磁极网    时间:2020-10-20




  第八章
  斑斑驳驳的阳光从林间的树叶里透射了下来,阮氏萍和郭大牛躺在林荫下闭着眼睛脑子里回想着刚才那一刻欢愉的场景,阮氏萍此时躺在郭大牛宽厚有力的胸膛里,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
  一只美丽的的鹦鹉鸟停在了树枝间,冲着郭大牛和阮氏萍,“雎鸠雎鸠”地叫个不停,郭大牛睡意朦胧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阳光好像很刺眼睛,使得他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压着了很沉重,他仔细睁开眼睛开了一下自己的胸膛,呀,吓得他忽的一下跳了起来,不断地揉着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自己竟然和阮氏萍赤姑娘身裸体的紧紧地搂抱着依偎在了一起。他悔恨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道:“嗨!郭大牛呀郭大牛刚才自己在干什么呀,做了愧对于人的事。”心里想,自己刚才一时冲动竟然干了一件愚蠢的事,这是在违反部队上规定的出国作战的纪律呢,违反了战场纪律自己必将受到严厉的战场纪律处分呢!自己傻愣愣地捧着脑袋心里沉甸甸的想着心事。阮氏萍被惊醒了,望着自己裸露着的身子急忙穿好了衣服。坐了起来望着郭大牛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顿时明白了什么。她,急忙扑倒在郭大牛的怀里,不停地用手抚摸着郭大牛温情脉脉的说:
  “哥呀,这么了,放心吧,没事的!是不是怕违反纪律。这有什么关系呀。我爱你呀哥,我就喜欢你呢。这是我们俩的事,碍不着烦恼里,我阿爸也欢喜着你。现在我是阿哥你的人了。有我和阿爸给你撑腰还怕什么?”阮氏萍不断地亲吻着郭大牛安慰着郭大牛。听到阮氏萍安慰的话他的心里微微地平静了下来,一切都晚了,木已成舟再多想也没有用了,听天由命吧,一切由老天来安排吧!看到阮氏萍一副温柔妩媚的样子,他想到了远在家乡自己青梅竹马的能干美丽大方的榴花姑娘,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一切的努力计划成了泡影,他仿佛看到了榴花焦急地期盼的身影和贫穷年迈的老母亲。想到这里血气方刚本性刚强的男子汉郭大牛心里一酸,扑簌簌一连串眼泪从眼睛里掉了下来。看到郭大牛流下了眼泪,阮氏萍心里想郭哥大约为着违反部队纪律的事大约还在担心难过呢,她急忙从自己衣裙的口袋里掏出带有女性香水味的手帕,搂着郭大牛给他擦去泪水。温柔地说:
  “哥呀,你可别再为部队上的事烦心了,尽管放心吧,如果让部队知道了咱们的事也没关系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呢,是我要上你的,你怕什么呀。到时我和阿爸的话他们不听的话,我就去河内找我大伯和胡伯伯主席,请他们为我做主你还不放心呀。”听了阮氏萍的话郭大牛摇了摇头。
  “那你说嘛,又是为了什么事流泪呀?我都是你的人了,咱们,咱们癫痫患者可不可以使用开浦兰药物进行治疗?现在不是小夫妻了吗,还有什么好说的!?”阮氏萍摇着郭大牛的肩膀焦急地问道,神情充满了迷茫。其实郭大牛也很喜欢这个天真浪漫,美丽漂亮的越南姑娘。她呀,在他的眼里真像一只洁白骄傲无比的天鹅,他呀,喜欢她的开朗天真无邪,漂亮美丽俊俏和充满青春活力的气质。没有那种干部家庭子女的架子,干事直率,干脆利落,敢说敢想敢能干的脾气性格,在她身上有着满腔的热血和风风火火的热情。他把她当做自己的小妹妹来看,他有些儿自卑感,觉得自己和阮氏萍之间的家庭背景有着天壤地别的差距,何况还有部队纪律的约索和家乡那个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能干或一般泼辣俊俏的铁姑娘榴花呢,根本没想到自己和阮氏萍的结合,成了将来美丽漂亮的异国的姑娘阮氏萍的夫婿。看着眼前这位浑身上下充满青春活力,天真无邪真衷心心爱着自己的姑娘,在她再三追问他的眼光下,他还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事情呢。
  “我我在想,我对对不起,榴花她她了。”郭大牛喃喃地说。
  “哦,榴花,榴花她,她是谁呀?”阮氏萍睁着好奇的明丽的如溪流般清澈的大眼睛问着郭大牛。
  “榴花她,她是我童年时代青梅竹马的女友。”郭大牛低下了头去,不敢用眼睛去看阮氏萍那双清澈透明妩媚的眼睛,他害怕这双充满童趣般率真的充满爱情热情不可玷污的眼睛。听到郭大牛坦诚的话,阮氏萍一阵心悸,脸一红,话就脱口而出;
  “哥,你不喜欢我?你你后悔了!”阮氏萍睁大着惊奇的眼睛焦急地望着郭大牛,听到阮氏萍的这句直白白的问话,和那张秀美无比真诚的红艳的脸,她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郭大牛看得一阵心疼,一把搂着阮氏萍用胡子渣渣使劲的亲着阮氏萍秀美娇艳的脸蛋,然后又用嘴唇在阮氏萍的脸上颈子上耳根旁亲吻着。然后捧着阮氏萍白皙红晕的脸庞,轻轻地用手指在她灵巧秀气的鼻梁上刮了一下,悄悄地在阮氏萍的耳边说道:
  “傻丫头,看你竟说傻话,我呀,现在除了你之外还能去爱谁呢……榴花她……”
  “好了,嘘……哥那你就别说话……”说着阮氏萍把自己樱桃般红润的双唇贴在郭大牛的嘴唇上,使劲地热烈的亲吻着,她用舌尖刨开了郭大牛的嘴唇把自己的柔嫩的舌头伸向了进了郭大牛的嘴里……。霎时时间似乎凝固了,微风儿在树林间的枝叶上吹起,鸟儿在林间欢唱着。一朵朵洁白的流云在蔚蓝色的天空里,朝着遥远的江南飘去……
  林间纺织娘在唧唧吟吟的吟唱着,阮氏萍和郭大牛忽然看到一个黑影在林间的树林里一闪。阮氏萍一惊突然从郭大牛的怀里站了起来,拔出了佩在腰间的勃朗宁小手枪。对着那个黑影闪现出地方的方向,大声地喝了一声,“鞍山市癫痫病治疗方法谁,快站出来,不然我要开枪啦!”阮氏萍端着枪对准了那个黑影出现的地方,那个地方显得非常宁静,那个影子一晃就不见了。郭大牛赶紧飞一般地跑了过去,快要跑到那棵粗壮的枝叶繁茂的气根繁多垂下的榕树边时,忽然听到“嗖”的一声响,一阵微风迎面而来,郭大牛头不由自主的把头一偏一支飞镖擦着郭大牛的耳边飞快地飞了过去,“当啷”一声插在了后面一棵树的树干上,真是好险呀。还没等郭大牛跑到那棵树的跟前那个黑影轻轻地跑了出来,他的头上带着黑色头套根本看不见脸面的模样,瘦小的个头,可以看出那是个越南本国人的模样。那个黑面人趁着郭大牛没防备打出一个“饿虎扑食”的动作,拳头直奔郭大牛的面门,脚踢向郭大牛的裆下。郭大牛赶紧把身子往下一闪,急忙使了一个“海底捞针”的防御反击动作,一手掌轻轻地撩开了对方踢来的脚,一掌直插那个人下身的要害处,那个人没防备会被郭大牛反击了一下,“啊呀”一声一个趔趄差点跌倒,眼看郭大牛就要赶上来了,那个黑面男子急忙又转身来使了一个“弓步挑打”,从小练过武的郭大牛一眼看到对方使得是南拳中的洪拳,急忙跟着使出一招“云手”破解了那个黑面男子的“弓步挑打”,接着郭大牛又以闪电不及掩耳之势,连连向着那个黑面男子使出了一个个“连环腿、当头炮、面门掌、玉女穿梭。逼得那个黑衣男子毫无招架之力,连连向后退去,那个黑面男子一过招感到自己不是郭大牛的对手,眼看就要被郭大牛擒拿住时,他又从衣袖里掏出暗镖向郭大牛刺来,又大喊一声看后面有人,郭大牛赶紧一低头,让飞镖从自己的头上飞过去,又转眼向后望去。趁势那个黑面男子飞快地落荒而逃。只听得阮氏萍赶了过来一声怒喊:
  “站住,别动,不然我就打死你!”那个黑面人那肯站住,象猴子般利索转身飞快跑去。阮氏萍见那个黑面人不肯站住,对着郭大牛说;
  “哥,你站住,这种人留着没用,不用去追,我把他干掉算了!”说着阮氏萍扣动着勃朗宁小手枪的扳机,只听到“啪”的一下,子弹并没有飞出去。阮氏萍和郭大牛都惊讶的看了阮氏萍手中的勃朗宁小手枪,郭大牛顿时明白了,急忙笑着对阮氏萍说:
  “哟,我的少夫人,你怎么没把保险机打开就急着开枪了呢,怪不得打枪不响呢。”阮氏萍急忙看了一下手中的勃朗宁小手枪,果然没有打开枪的保险机,也就笑了起来,那个黑面男子早已溜得无影无踪了。
  他俩想起刚才那个黑面男子的身影仔细地回忆着,那个人跟踪了他俩多长的时间里,又是为了么要跟踪他俩?他俩在草地上亲热地的那一幕,那个黑面男子是否看到了?这一切还是个未知数。这使得郭大牛百思不得其解,他问阮氏萍那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人究竟会是谁呢?阮氏萍急忙拉着郭大牛的手说:
  “哥,这里不是咱们再呆着的地方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回家去再慢慢商量吧!”郭大牛想想这也倒是的,不能再在这里纠缠下去了,万一再偶然遇见什么人,也不太好,所以整理了一下衣衫拉着阮氏萍的手离去……
  惴惴不安的郭大牛和阮氏萍回到了家里,阮氏萍急忙为郭大牛端来了温热的洗脸水,用自己的毛巾让郭大牛洗脸,满头是汗的的郭大牛洗了脸后感到有些舒服,阮氏萍看到郭大牛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湿透了,急忙拿来了她父亲的部队里的军衣。要郭大牛脱下衣服换上,又用热毛巾为郭大牛擦着身背后的汗珠,笑着摸了一下郭大牛裸露着的身上凸起的肌肉。趁着郭大牛换衣服的时候,阮氏萍急忙劈开了一个椰子,倒了满满一碗清凉甘甜的椰子汁,端到了郭大牛的嘴唇边看着郭大牛,慢慢地喝了下去,郭大牛感到心里十分舒坦惬意。阮氏萍叫郭大牛坐到桌子上,为他拿来了纸和笔叫他慢慢先写个提纲等她泡好衣服,再来帮他一字一句斟酌翻译射击教程的事。
  泡好郭大牛换下的衣服后,阮氏萍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了内衣裤放在了床边。然后朝着坐在桌子边的郭大牛喊道:
  “哥儿,你进来一下,帮我干点事儿。”郭大牛听到阮氏萍的喊声急忙走进了阮氏萍的闺房,等郭大牛一进房间阮氏萍急忙把闺房的门关上,指着书桌上的脸盆说;
  “哥,麻烦你把脸盆里的毛巾给绞干了。”郭大牛急忙用手绞干了脸盆里热呼呼的毛巾交到了阮氏萍的手里,阮氏萍没有接过毛巾,转身脱下了自己汗水淋漓的外衣和内衣,裸露出洁白细腻滑嫩光滑窈窕的背脊,对着郭大轻轻地喊道:
  “哥呀,帮我擦一下背上,我勾不到都是汗呐。”郭大牛听话地拿起热呼呼的毛巾给阮氏萍擦着背脊,眼睛不离地对着阮氏萍窈窕细腻光滑洁白的背脊出神地看着。阮氏萍笑着一转身拿起一件内衣挡在了自己的胸前,对着郭大牛说:
  “好了!哥,你的任务完成了,请到外面去等我吧。”说着打开了房门一把把郭大牛推了出去,脸微微一红朝着郭大牛嫣然一笑,急忙把房门关上了。郭大牛使劲抓了一下自己的头皮,笑着摇了摇头,此时他哪里还有心思坐到桌子边去想提纲呢,心里想写提纲也不在乎这一会儿时间,还是自己动手先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洗干净了在讲,免得叫小萍子洗了。说着自己动手端起洗衣盆,搓衣板,肥皂、水桶来到了院子里的水井边,从房间里拿出了矮板凳坐着搓洗起衣服来。等到阮氏萍从房间里换好了衣服,看见堂屋里的桌子边没有了郭大牛的身影急忙端着换下的衣服寻找了起来,郭大牛见到阮氏萍急着在房里找自己急忙对着房小儿引发癫痫病的原因间里的阮氏萍喊道:
  “小萍妹呀,哥我在洗衣服呢,快把你的衣服也拿来呀,我来帮你一衣服呢!”
  “哟,怪不得找不到个呢!哥呀,快让我来洗吧!”阮氏萍急忙从房间里端着满盆子换下的衣服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来到了水井边,推开郭大牛自己想洗衣服,郭大牛不让,,望着脸色红晕的阮氏萍心疼地说:
  “哥呀,自己浑身是劲,搓洗的衣服才干净呢,你信你瞧瞧,我呀有劲无处使呢,洗几件衣服不算什么,习惯了洗衣服呀,萍妹,你呀在一边休息一下也累了,帮我检查一下洗干净了没有!”说着郭大牛把自己坐着的小板凳让给了阮氏萍,一把把阮氏萍按在了小板凳上,抢过脸盆里的换下的衣服,泡在了水里轻轻地揉着。阮氏萍看着郭大牛娴熟有力地洗衣动作,细心地检查了郭大牛好的衣服一看真的洗得很是干净,就笑着在郭大牛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说;
  “哥,我闲着难受,你来搓衣服,我呀来清洗衣服吧!”
  “这样,那也好,啊!”看着自己身边秀气的阮氏萍姑娘郭大牛感觉到自己有了一种夫妻间温情般的小家庭的感觉,不知不觉的哼起了个来:
  公社呀是棵常青藤,
  社员呀都是藤上的瓜,
  瓜儿离不开藤呀,
  藤儿也离不开瓜。
  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
  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
  我呀爱情的幸福花儿盛开,
  离不开呀,离不开美丽的
  心爱的姑娘——阮氏萍呀……
  听到郭大牛唱的自己改编的歌曲,阮氏萍嬉笑了起来,用沾着清水的手指,一指郭大牛的脑门娇羞着说:
  “哥呀,真有你的,你可真会编歌词把我也唱进了你的歌里了!”听到阮氏萍的话,郭大牛高兴幸福地一把拉过阮氏萍湿落落的手一把捂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你看我的歌唱出了我心里的幸福呢!”阮氏萍那冰凉的小手在郭大牛温暖的胸口上抚摸着。郭大牛趁着阮氏萍靠近的功夫一把搂着阮氏萍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一忽儿功夫郭大牛就把所有的衣服搓洗干净了,帮着阮氏萍打井水清洗起衣服来。两个人三下五除二把衣服清洗干净晾在了自己家的庭院里。南国夏天的太阳格外火辣,不一忽儿很快地把衣服晒干了。阮氏萍这才和郭大牛坐在了桌子前商量安排起翻译编辑《高炮高射机枪射击技术教程》来,忽然阮氏萍家院子外有人“郭排长!郭排长!”在喊着郭大牛呢。来叫喊郭大牛的人到底是谁,有什么事找他?请下回分解。

  发稿于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上海西郊龙柏家中。  

© zw.ajnfn.com  古地磁极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