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蜜芙蓉 >  正文内容

[民间故事] 来生之约

来源:古地磁极网    时间:2021-10-06




  贺府今日可谓双喜临门,除了是贺南天老爷的六十大寿,还是他新婚的好日子。

  原来,贺南天看中了前来府中祝寿献艺的姑娘,早年丧妻的他便命管家说媒,没想到这姑娘只是犹豫片刻,便答应了求亲。

  姑娘名叫张绮罗,原本跟养父流浪卖艺,现在她嫁为人妇,而养父因习惯了流浪生活,便独自离开了。

  拜过堂后,贺南天一高兴,便命下人找来爱子贺来,他笑道:“大师曾说过,双喜临门之日,就是你灾难化解之时,明日起,为父撤销你的禁令,你可自由出入府邸。”原来,前段日子,贺南天给儿子算了命,说贺来今年不宜成家,甚至不宜出行、见生人,否则将会有血光之灾,除非家里哪天双喜临门了,才能化解灾难。贺来本要与父亲商量婚姻大事,却被父亲锁在房中,直到今日才出来。

  贺来本知今日是父亲大寿之日,却未知另有喜事,不由疑惑道:“父亲,为何是‘双喜临门’?”贺南天面露喜色,把成婚的事告诉了儿子。

  贺来一听继母是张绮罗,顿时呆住了。贺来和张绮罗半年前就认识了,两人可谓是一见钟情,贺来本要向父亲说的迎娶之人正是张绮罗!

  贺南天花甲之年得娇妻后,自是十分疼爱,他倒是幸福了,可苦了儿子贺来,终日买醉消愁。可没过多久,贺南天却忽然病倒了,贺南天卧病在床,绮罗便终日守在身边端药递水。

  这天晚上,下人们都睡了,绮罗走出房门把贺南天喝剩下的药渣倒掉,却见花丛里突然蹿出一个人影,将她一把抱住。绮罗本想呼喊,却被那人一下捂住了嘴,只听对方治儿童癫痫哪里好喘息着说:“是我,贺来。”贺来的嘴里喷出一股酒味,看样子他又醉得厉害。

  绮罗没再挣扎,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往日从相遇到相爱的种种情景,全都浮现在眼前。自从贺来信誓旦旦说回家请示了父命就来娶她后,她日日苦等着他,却很久不见其身影,所以她借祝寿献艺为名来到贺府,本想找贺来问个清楚,可自始至终,贺来都没有出现,而这时贺南天却向她求婚了,张绮罗心一横,便答应了这桩婚事,也算是对贺来的一种报复吧。可没有想到,贺来另有苦衷。

  贺来颤抖着手在绮罗身上抚摸了一下,绮罗顿时一惊:“不行!我已经是你父亲的人了!”说完,她一溜烟逃走了。这时,贺来的酒也醒了,他也为自己刚才的举动后悔不已。之后,绮罗便天天躲着贺来,不得已见面了,两人的神色也不自然。

  好不容易又挨过了两个月,贺南天见自己的病一直不见起色,他考虑到自己死后,家里只剩下娇妻和儿子,只怕对儿子的名声有影响,就想把绮罗给休了,不料在这时,贺南天忽然惊闻绮罗有喜了,他把绮罗和贺来叫到床前:“绮罗,是我误了你的青春,我快不行了,本想临死前给你一点银子,再还你一个自由之身,没想到老天垂怜我,竟让你怀上了我的骨肉。”

  贺南天又对贺来说:“你母亲腹中所怀的不论男女,都是你的亲弟妹,你要善待,更要孝顺你的母亲!虽然你们年纪相仿,多有不便,只怕外人也会大嚼舌根,但你们只要做到心中无愧,便什么都不怕了!”交待完这些,贺南天便离开了人世。

  办完贺南天的后事,家里又冷清下来。这天晚上,月色正好,绮罗忽癫痫发作的后果然听到窗下有人叫她,她开窗一看,竟是贺来。只听贺来低声说:“绮罗,我好想你。”绮罗正色道:“母亲不叫却叫我小名,成何体统?”

  贺来一脸黯然,但他还是不死心:“现在父亲不在了,咱们之间不必太拘泥,何况你一开始爱的是我,不过是因误会才赌气嫁给我父亲的,现在你我岂不是可以再续前缘?”

  绮罗发出一声苦笑:“你现在说这些太晚了!我已经是你父亲的人了,岂能再与你纠缠不清?”

  贺来一时无话,半晌,他痛苦地说:“我们明明相爱,却为何不能结成夫妻?”绮罗强忍着泪说:“我儿请回吧!母亲要休息了。”说完,她“啪”的一声关上了窗户。

  贺来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从此,他真的恪守人子之道,每日在绮罗的厅外给她请安,再没提过感情的事。

  这日,绮罗感觉到身体不对劲,怕是要生了,她忙命人请来接生婆,结果接生婆还没赶来,孩子就出来了,可等她仔细一看,不由吃了一惊,这哪是什么孩子,这分明是一只手!

  绮罗不由想起那天晚上贺来曾摸了她一下!这想必是老天对他们的惩罚,绮罗心碎了,她将这只手埋在了花园之内,对下人谎称早产生了一个死孩子。

  第二天一早,绮罗正躺在床上暗自流泪,贺来像往常一样来到厅外给她请安,不过这次贺来站得久了一点,半晌他才吞吞吐吐地说:“母亲,今日好奇怪,花园里突然多了一种奇怪的花,花蕊里好像有字。”

  绮罗一听,缓缓走了出来,在贺来的指引下,他们来到了绮罗昨日埋“手”的地方,她丽江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看到那里真的新长出了一种奇怪的花,花朵的形状竟像一只手!贺来凑上前读着花朵上的字:“今生本无缘,咫尺如隔山。此手非淫手,来生可结缘。”

  “什么意思?”贺来紧锁着眉头,绮罗便把生了一只手的事告诉了他,贺来不由呆住了。绮罗泪流满面地对他说:“料想此生已注定无缘了,就让我们来生再见吧!我本来就是个流浪女,现在我要去找我的养父了。”贺来看着绮罗远去的背影,嘴里反复念叨着花上的那几句话,竟然痴了。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贺来一直没有娶妻,他把那棵像手一样的花儿好好看护着,总觉得绮罗会回来找他。
  
  这天贺来正坐在家中喝茶,忽然听到前厅有人在吵闹,原来是有个唱门歌的老头儿嫌下人们给的银子少了,吵个不停。贺来走上前,掏出一大锭银子递给了老头,老头儿并不接,倒是他身后的一个姑娘上前接过了银子,贺来一看这姑娘,不由愣住了—这不是绮罗吗?

  贺来激动地抓住这姑娘的手,喊道:“绮罗!是你吗?”姑娘莫名其妙地看看他,用力挣脱了他的手,躲到老头儿的身后,贺来这才注意到这老头正是绮罗的养父,而这姑娘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绮罗如今应该年近四十了。贺来给老头儿跪下:“请告诉我绮罗在哪儿?我想见见她!”老头儿一顿,说道:“绮罗她早死了。”

  原来,二十年前绮罗离开贺府后,不久找到养父,但她却终日魂不守舍,根本不能再卖艺了,后来又大病一场,临死前,她大声喊着贺来的名字,让他不要忘了来生之约。绮罗死后,养父将她用火烧了,背着她的骨灰继续流浪。
北京好的癫痫诊疗医院>   两年后,养父在路边捡到了一个孤女,长得酷似绮罗,便收养了她,并给她起名“燕儿”,意思是“燕归来”。燕儿十五岁那年,突然对装有绮罗骨灰的那个罐子特别感兴趣,每天一闲下来,就捧着那罐子摩挲着。开始养父还不让她碰,可后来见她如此痴迷,干脆就将罐子交给她保管了。自打燕儿得到绮罗的骨灰罐后,连性格喜好都渐渐变得和绮罗一模一样了。

  直到有一天,养父偶然间发现那骨灰罐子轻飘飘的,打开一看,发现绮罗的骨灰居然都不见了!在养父的一再逼问下,燕儿终于交待是她偷了绮罗的骨灰。养父觉得奇怪,一个姑娘家偷绮罗的骨灰干吗?

  燕儿说,她自打记事起,就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见自己抱着一个罐子,罐子里放的正是绮罗的骨灰,那骨灰像被施了法术,一丝丝吸入她的体内,养父把绮罗的骨灰交给她保管后,梦果真应验了。

  听了燕儿的话,养父不由想起绮罗生前说过的来生之约,于是他便把燕儿带来与贺来相见。贺来听了这些,再仔细看了看燕儿,那模样,那神态,可不就是二十年前的绮罗吗?只见她好奇地看着贺府门前高大的红漆柱子,透过敞开的院门,她立刻被院子里那棵像手一样的植物吸引了,她连忙跑进去用手抚摸着:“这是什么花?真好看!”贺来说:“不知道,它还没名字呢!”

  燕儿立刻兴奋地说:“这个好像菩萨的手,我们干脆就叫它‘佛手’吧!”贺来点点头:“好的,就
依你。”燕儿又仔细看了看贺来:“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贺来痴痴地看着她,笑而不答…… (故事会在线阅读)

上一篇: 为什么喜欢我

下一篇: 再多半点俗

© zw.ajnfn.com  古地磁极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